顶部左侧

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

发布:股票知识www.xcgk.com 时间:2020-07-15 16:28:39 栏目:财经热点 阅读()
导读:   7月10日,央行举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研究局局长王信、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货币

  7月10日,央行举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研究局局长王信、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出席。

  当天下午,央行同时于官网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等一系列重要金融数据。数据显示,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款同比增长12.8%,比去年同期高1.6个百分点;M2同比增长11.1%,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2%。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

  总体来看,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高于去年。“可以看到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是比较大的,而且在持续的加大。”阮健弘表示。

  此次发布会囊括了近期所有热点问题:社融规模增量为何明显高于去年同期?资管新规过渡期是否延长?“一行两会一局”共同建立的资管产品统计制度包含哪些方面?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央行均对此一一作出回应。除此之外,非常罕见的金融稳定再贷款近期使用情况也首次获得详细介绍。

  三因素推动社融高增长

  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量明显高于去年同期,从融资的结构上也有比较突出的特点。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较大,而且在持续加大。具体表现是总量指标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都明显高于去年,全社会流动性合理充裕。对于社融多增的原因,阮健弘指出了三方面因素:

  一是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力度增强。上半年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新增量是12.33万亿元,这也是历史上最高的水平。这个水平比去年同期多增了2.31万亿元。

  第二个方面是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提供的债券、股票等直接融资的支持幅度大幅度增长,占比是明显上升。上半年企业债的净融资是3.33万亿元,已经接近去年全年的水平。非金融企业的境内股票融资2461亿元,几乎比去年同期翻一番。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加3862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了4250亿元。这三方面的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中的比重达19%,比去年同期高7.7个百分点,直接融资占比明显提高。

  第三个方面是金融体系积极配合财政政策发力,国债和地方政府的专项债融资力度比较大。数据显示,上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净融资是2.2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03万亿元。国债的净融资是9880亿元,比去年同期多5729亿元,尤其是6月份,6月份特别国债的发行,当月的国债净融资4392万亿,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

  周学东进一步指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还是比较大的。“在社会融资规模构成中贷款是最主要的。人民币贷款上半年增长13.2%。在结构上,大家能看到信贷资源都投向了哪些领域。制造业是我们的支柱产业或者说是最重要的行业,中小微企业在疫情冲击背景下又是最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大量的服务业企业很多都是中小微企业。制造业前5个月增长19.6%,预计上半年比全部贷款增速高出7个百分点;中小微贷款的增长25.4%,已经高出12个百分点。反映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还是比较大的。”

  谈及市场关注的下半年M2和社会融资规模走势,阮健弘表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是处于基本平稳的状态,供需两方总体上来说比较平衡,货币政策也是保持稳健,而且更加灵活适度。经济不存在长期通胀或者通缩的基础。下半年金融系统将继续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加大对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持,预计M2和社会融资规模将保持平稳增长。

  首谈金融稳定再贷款

  今年7月1日,央行下调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再贴现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同时,央行还下调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调整后,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为1.75%,金融稳定再贷款(延期期间)利率为3.77%。

  此次发布会上,央行首次提及了包商银行处置过程中金融稳定再贷款的使用,并对这一再贷款品种进行了详细说明。

  郭凯表示。金融稳定再贷款的目的一般是处置金融风险,是央行履行最后贷款人职能的一个重要的货币政策工具。最近下调了所有的再贷款利率,也包括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主要考虑是为了支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郭凯指出,金融稳定再贷款使用是非常少、非常罕见的,需要经过非常审慎的评估,充分考虑出险金融机构的情况和金融风险的紧急性和系统重要性以后,在别的工具(比如说行业保障基金和金融机构自身的资金)没法保障安全,同时这个机构又有系统重要性影响的时候,才会选择使用金融稳定再贷款,来履行最后贷款人的职责,最终目的是为了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

  “我们最近一次使用金融稳定再贷款就是在包商银行的处置过程中,当时因为包商银行的体量比较大,如果不使用金融稳定再贷款可能会引发一些金融风险。随着蒙商银行的成立和包商银行的处置基本完成,有效防止了金融风险的扩散,人民银行的这部分金融稳定再贷款的作用也会逐渐被别的资金替代了,比如说存保基金,金融稳定再贷款就会退出。”郭凯介绍到。

  “这次是各个种类的再贷款利率都下调了,金融稳定再贷款只是再贷款当中的一个品种,使用并不多,量很小,主要是支持实体经济发放得多。”周学东进一步补充道:“比如,3000亿保供的再贷款就是低成本支持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一个货币政策工具,提供精准、直达的资金支持。因此,下调再贷款的利率主要是为了体现对实体经济进行支持,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对企业的贷款利率。”

  因疫情冲击资管新规应该延期

  近日,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牵头的课题组发布报告,建议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2年,再度引发市场对新规过渡期是否需要延长的关注。(详见:吴晓灵牵头重磅报告发布:资管行业存四大病灶 建议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2年底)

  谈及资管业转型,孙天琦表示,2018年4月资管新规出台以来,资管产品实现了平稳有序转型,总规模稳中有降,整体风险持续收敛。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是资金脱实向虚、自我循环的现象得到遏制,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持续压缩。另一方面是净值性产品占比稳步上升,资管资金通过增加金融债、企业债投资的方式,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目前,全球经济受到疫情影响暂时出现萎缩,我国经济也存在一定下行压力,增加了资管业务规范整改的难度,市场非常关注资管新规过渡期相关政策。对此周学东表示,各界对资管新规延长的建议比较多,但是无论是延1年、2年还是3年,对金融机构来说,关键是必须要转型的,再回到过去大搞表外业务、以钱炒钱、制造金融乱象是不可能。“因为今年疫情冲击,应该延期。但也有机构、学者建议不能延太长,可能延一年是比较合适的。”周学东表示。

  此外,周学东谈到,过去两年对影子银行的治理力度相当大。例如,委托贷款今年上半年减少了2300亿,而去年和前年减得更多,去年上半年接近5000亿。不规范的影子银行的规模明显在压缩。

  对于当前影子银行的规模,阮健弘介绍,“一行两会一局”共同建立的资管产品的统计制度,统计范围包括八大类,包括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信托公司的资管产品、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管产品、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专户、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管产品、保险的资管产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资管产品和公募基金。到今年5月末这些资管产品直接汇总的资产总量是90.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4万亿,同比增长3.5%。

  阮健弘表示,总体来看资管产品的风险进一步收敛。“一是同业交叉持有的占比持续下降。5月末资管产品的同业资金来源占其全部资金来源的比重49.8%,比年初下降了1.2个百分点。第二个是杠杆率回落,杠杆率的概念比较多,这里说的杠杆率是总资产跟募集资金的比例。资管产品的负债杠杆率平均为107.7%,这比年初回落了0.9个百分点。第三是净值型产品占比持续上升,5月末净值型产品募集资金占全部资管产品募集资金的余额是60.3%,大家可以看到这类产品大幅上升,比年初高了4.9个百分点。第四是非标准化的债权规模在持续减少。5月末资管产品投资的非标准化的债权类资产规模同比下降7.6%,比年初多下降1.2个百分点。大家可以看到资管产品的风险整体上在进一步收敛。”

  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

  今年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明确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此次发布会上郭凯进行了详细介绍。郭凯指出,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元来自三方面。

  一是利率的下行实现金融市场或者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让利,大概是9300亿元,包括贷款利率下行,包括债券利率的下行,以及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的这些优惠利率贷款的发放,共同引导利率下行。

  二是直达性政策工具能达到一定规模,包括前期还本付息政策以及新推出的直达性政策工具,可以让企业减少要付的罚息和高息过桥贷款成本、减少担保费用等。这些测算在一起大约让利2300亿元。

  三是通过银行减少收费3200亿元,包括前期已经减少的收费,后面全年还要继续减免的收费,特别是落实6月1号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贷融资收费、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的通知》。

   7月10日,央行举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调查统计司司长兼新闻发言人阮健弘、研究局局长王信、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出席。

  当天下午,央行同时于官网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等一系列重要金融数据。数据显示,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款同比增长12.8%,比去年同期高1.6个百分点;M2同比增长11.1%,比上年同期高2.6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2%。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

  总体来看,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高于去年。“可以看到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是比较大的,而且在持续的加大。”阮健弘表示。

  此次发布会囊括了近期所有热点问题:社融规模增量为何明显高于去年同期?资管新规过渡期是否延长?“一行两会一局”共同建立的资管产品统计制度包含哪些方面?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央行均对此一一作出回应。除此之外,非常罕见的金融稳定再贷款近期使用情况也首次获得详细介绍。

  三因素推动社融高增长

  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量明显高于去年同期,从融资的结构上也有比较突出的特点。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较大,而且在持续加大。具体表现是总量指标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都明显高于去年,全社会流动性合理充裕。对于社融多增的原因,阮健弘指出了三方面因素:

  一是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力度增强。上半年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新增量是12.33万亿元,这也是历史上最高的水平。这个水平比去年同期多增了2.31万亿元。

  第二个方面是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提供的债券、股票等直接融资的支持幅度大幅度增长,占比是明显上升。上半年企业债的净融资是3.33万亿元,已经接近去年全年的水平。非金融企业的境内股票融资2461亿元,几乎比去年同期翻一番。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加3862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了4250亿元。这三方面的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中的比重达19%,比去年同期高7.7个百分点,直接融资占比明显提高。

  第三个方面是金融体系积极配合财政政策发力,国债和地方政府的专项债融资力度比较大。数据显示,上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净融资是2.2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03万亿元。国债的净融资是9880亿元,比去年同期多5729亿元,尤其是6月份,6月份特别国债的发行,当月的国债净融资4392万亿,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

  周学东进一步指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还是比较大的。“在社会融资规模构成中贷款是最主要的。人民币贷款上半年增长13.2%。在结构上,大家能看到信贷资源都投向了哪些领域。制造业是我们的支柱产业或者说是最重要的行业,中小微企业在疫情冲击背景下又是最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大量的服务业企业很多都是中小微企业。制造业前5个月增长19.6%,预计上半年比全部贷款增速高出7个百分点;中小微贷款的增长25.4%,已经高出12个百分点。反映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还是比较大的。”

  谈及市场关注的下半年M2和社会融资规模走势,阮健弘表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是处于基本平稳的状态,供需两方总体上来说比较平衡,货币政策也是保持稳健,而且更加灵活适度。经济不存在长期通胀或者通缩的基础。下半年金融系统将继续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加大对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持,预计M2和社会融资规模将保持平稳增长。

  首谈金融稳定再贷款

  今年7月1日,央行下调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再贴现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同时,央行还下调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调整后,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为1.75%,金融稳定再贷款(延期期间)利率为3.77%。

  此次发布会上,央行首次提及了包商银行处置过程中金融稳定再贷款的使用,并对这一再贷款品种进行了详细说明。

  郭凯表示。金融稳定再贷款的目的一般是处置金融风险,是央行履行最后贷款人职能的一个重要的货币政策工具。最近下调了所有的再贷款利率,也包括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主要考虑是为了支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郭凯指出,金融稳定再贷款使用是非常少、非常罕见的,需要经过非常审慎的评估,充分考虑出险金融机构的情况和金融风险的紧急性和系统重要性以后,在别的工具(比如说行业保障基金和金融机构自身的资金)没法保障安全,同时这个机构又有系统重要性影响的时候,才会选择使用金融稳定再贷款,来履行最后贷款人的职责,最终目的是为了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

  “我们最近一次使用金融稳定再贷款就是在包商银行的处置过程中,当时因为包商银行的体量比较大,如果不使用金融稳定再贷款可能会引发一些金融风险。随着蒙商银行的成立和包商银行的处置基本完成,有效防止了金融风险的扩散,人民银行的这部分金融稳定再贷款的作用也会逐渐被别的资金替代了,比如说存保基金,金融稳定再贷款就会退出。”郭凯介绍到。

  “这次是各个种类的再贷款利率都下调了,金融稳定再贷款只是再贷款当中的一个品种,使用并不多,量很小,主要是支持实体经济发放得多。”周学东进一步补充道:“比如,3000亿保供的再贷款就是低成本支持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一个货币政策工具,提供精准、直达的资金支持。因此,下调再贷款的利率主要是为了体现对实体经济进行支持,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对企业的贷款利率。”

  因疫情冲击资管新规应该延期

  近日,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牵头的课题组发布报告,建议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2年,再度引发市场对新规过渡期是否需要延长的关注。(详见:吴晓灵牵头重磅报告发布:资管行业存四大病灶 建议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2年底)

  谈及资管业转型,孙天琦表示,2018年4月资管新规出台以来,资管产品实现了平稳有序转型,总规模稳中有降,整体风险持续收敛。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是资金脱实向虚、自我循环的现象得到遏制,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持续压缩。另一方面是净值性产品占比稳步上升,资管资金通过增加金融债、企业债投资的方式,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目前,全球经济受到疫情影响暂时出现萎缩,我国经济也存在一定下行压力,增加了资管业务规范整改的难度,市场非常关注资管新规过渡期相关政策。对此周学东表示,各界对资管新规延长的建议比较多,但是无论是延1年、2年还是3年,对金融机构来说,关键是必须要转型的,再回到过去大搞表外业务、以钱炒钱、制造金融乱象是不可能。“因为今年疫情冲击,应该延期。但也有机构、学者建议不能延太长,可能延一年是比较合适的。”周学东表示。

  此外,周学东谈到,过去两年对影子银行的治理力度相当大。例如,委托贷款今年上半年减少了2300亿,而去年和前年减得更多,去年上半年接近5000亿。不规范的影子银行的规模明显在压缩。

  对于当前影子银行的规模,阮健弘介绍,“一行两会一局”共同建立的资管产品的统计制度,统计范围包括八大类,包括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信托公司的资管产品、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管产品、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专户、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资管产品、保险的资管产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资管产品和公募基金。到今年5月末这些资管产品直接汇总的资产总量是90.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4万亿,同比增长3.5%。

  阮健弘表示,总体来看资管产品的风险进一步收敛。“一是同业交叉持有的占比持续下降。5月末资管产品的同业资金来源占其全部资金来源的比重49.8%,比年初下降了1.2个百分点。第二个是杠杆率回落,杠杆率的概念比较多,这里说的杠杆率是总资产跟募集资金的比例。资管产品的负债杠杆率平均为107.7%,这比年初回落了0.9个百分点。第三是净值型产品占比持续上升,5月末净值型产品募集资金占全部资管产品募集资金的余额是60.3%,大家可以看到这类产品大幅上升,比年初高了4.9个百分点。第四是非标准化的债权规模在持续减少。5月末资管产品投资的非标准化的债权类资产规模同比下降7.6%,比年初多下降1.2个百分点。大家可以看到资管产品的风险整体上在进一步收敛。”

  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

  今年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明确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究竟让什么,此次发布会上郭凯进行了详细介绍。郭凯指出,金融体系向实体让利1.5万亿元来自三方面。

  一是利率的下行实现金融市场或者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让利,大概是9300亿元,包括贷款利率下行,包括债券利率的下行,以及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的这些优惠利率贷款的发放,共同引导利率下行。

  二是直达性政策工具能达到一定规模,包括前期还本付息政策以及新推出的直达性政策工具,可以让企业减少要付的罚息和高息过桥贷款成本、减少担保费用等。这些测算在一起大约让利2300亿元。

  三是通过银行减少收费3200亿元,包括前期已经减少的收费,后面全年还要继续减免的收费,特别是落实6月1号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贷融资收费、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的通知》。

免责声明:

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七股票网的观点和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QQ:188283114)。

如本文侵犯您的版权,请提供相关证据联系管理员删除,无证据请勿骚扰,否则加黑名单处理!

本文来源:

这里放分享代码
公式频道
股票软件
配资资讯
财经频道
股票开户
理财频道
股票入门
技术分析
技术进阶
高手养成
配资平台